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活妙招 >科学难题最前线:人工智慧 >

科学难题最前线:人工智慧

科學難題最前線:人工智慧


未来的机器人将具有智慧和情感?科幻情节成真前,我们还有许多挑战要克服。

Q:如何让电脑更有智慧?

哔…哔…处理中…

智慧真的是很难搞的东西,也有点违反直觉。我们黏乎乎的动物脑绝对无法从十亿个网页里搜寻出类似的字词,叫电脑执行这项任务则不难。但是要电脑教机器人走路,或使用摄影机观看并理解世界,问题就大了。世界上没有电脑能像我们一样把这些基本的事情做好。我们每次洗碗时,大脑使用的智慧就超出现存任何电脑的能耐。这问题无法靠速度解决,超级快的笨电脑仍然是笨的。这问题必须靠某种正确的资讯处理方式才能解决。

有人认为,我们可以先搞清楚大脑如何运作,再写程式以不同的运作方式做类似的事。有人认为要做出电脑里的大脑,必须模拟演化过程、神经网络,甚至建构整个虚拟世界。还有研究者相信,符号就是答案:把世界上每样东西标上标籤(「桌子」、「椅子」、「椅垫」),写清楚这些东西互动的规则(椅垫放在椅子上,而不是桌子上),或者储存每个标籤的特别意义(椅子是用来坐的,桌子是用来吃饭的),然后才能处理庞大的物件关係网络和它们的意义。另一种可能的答案是资料学习法:让电脑查看成千上万个现有桌、椅的特徵资料,从中学习桌子和椅子的不同。

事实上,这类人工智慧的做法确实能让电脑更聪明一点,如今也都运用在我们身边的电脑中。你的相机能辨认人脸、自动消除红眼,你的信用卡公司能侦测出不寻常的活动并通知你,你的汽车或许还能侦测到有碰撞的危险,自动煞车来拯救你。

Q:我们会做出有情感的电脑吗?

哔…哔…不合逻辑…无法计算…

研究人员认为情感是智慧很重要的一环。如果我们经历某件对我们有益的事,就会感觉高兴、愉悦或兴奋,并且记得那个感觉。如果经历的事情结果不好,就会令我们感受到负向情绪,例如痛苦、挫折、害怕或生气,并且难以忘怀。下次我们要在匆忙中做决定,就会知道该怎幺做。我们不必衡量其中牵涉的数百种因素,只要知道这会让我们开心、那会让我们沮丧。所以情绪是複杂决策的捷径,协助我们迅速决定该做什幺,而不会每天、每分钟都卡在犹豫不决。

这或许是个提示,告诉我们可以怎样让电脑更有情感。也许可以赋予电脑某种「依过去决策好坏而改变」的人工情绪。或许电脑可以根据每个决策可能怎幺影响它们的「感觉」,来决定下一步怎幺选择。但感觉对我们来说并非数字,要创造一部有感觉的电脑,目前还是困难重重。情绪其实是影响大脑运作的多种化学物质组合。即使用电脑模拟神经网络,研究者也才刚开始探索人工激素可能如何影响人工神经元的运作,就像人体中与情绪有关的激素那样。

有人会说,这样也好。你想要一部喜怒无常、突然决定不再喜欢你的电脑吗?你想要一部害怕文书软体(因为它老是当掉)的电脑吗?你想面对「保护电脑免于软体或人类伤害」的伦理问题吗?但另一方面,如果电脑像忠诚的宠物一样爱我们,不是很棒吗?如果它们特地出手相助、保护我们呢?最起码,如果它们有了意识,为了自保而主动延长工作时间,不也很有用吗?

Q:电脑有朝一日会变得太过聪明吗?

哔…哔…消灭所有人类!

科幻小说最喜欢这种末日预言:电脑变得太过聪明而断定人类是地球表面的癌症,它打造了大批恐怖的作战机器人,开始大肆屠杀人类。

就算在遥远的未来有此可能,在那之前人工智慧还有一大堆问题得解决。现在最好的电脑也不比蜗牛聪明(就像擅长嚼资料、而非嚼生菜的蜗牛)。电脑比我们快多了,但它们仍然非常非常笨。它们征服世界的机率,比你花园里的蜗牛发起革命、把你丢到围篱外更低。

要是我们最后真的创造出有情感的智慧电脑呢?在不远的未来,我们比较有可能得到像我们最爱的家庭宠物一般的忠实帮手;这些电脑懂我们,也爱我们。对,它们急躁起来可能会弄乱你的脸书,但只要训练有素,它们会帮助我们应付这个日益複杂的世界,保护我们不受伤害。我们的电脑永远不会像我们这般适应实体世界。生物在这里已经生存了几十亿年,生存技俩对我们来说早已是老生常谈。

把时间拉长到数百年之后呢?电脑到底有没有可能聪明过头?试着从另一个角度想。电脑是我们创造的,是我们的孩子。你会嫌孩子太聪明、太成功吗?如果你真这幺觉得,又会怎幺做呢?